| 首页 | 学校首页 | 机构设置 | 思政教育 | 理论学习 | 精神文明 | 民族团结 | 普法教育 | 师德建设 | 新闻网 | 学习园地 | 学习资料 | 下载专区  

论高校师德建设之十大关系


师德是教师素质之魂,是教师做人从教的基础。不断加强师德建设,是深化教育改革、实现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也是推进新时期高校教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举措。我们应着力于制度建设,构建“常修为师之德”的长效机制,以建成一批“以人为本,敬业奉献”的教师队伍。笔者拟就师德建设中应认识到和处理好的十大关系略陈管见,以求教于识者。
  首先,要高度重视师德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充分认识到师德建设与社会改良的关系。教师是人类文明知识的传播者、人类灵魂的塑造者,素质教育的组织者和实施者,是知识创新的重要力量,是全社会道德修养水平最高的一个群体。《礼记》说:“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汉代扬雄在《法言·学行》中也说:“师者,人之模范也”,教师的人格、价值取向、精神风貌和专业水平等综合素质,不仅影响教书育人,更直接影响一代又一代青少年的成长。教师劳动的价值体现在开启心智和塑造人格,这就决定了其职业道德不仅仅是个人的行为,而联系着整个社会,联系着人类历史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这就决定了师德具有超前性与示范性,其重要性早已超越了教育领域。学校是社会改良的中转站,师德建设不仅会影响到其他行业的职业道德建设,也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总体道德建设。建设好了师德这块精神文明的“试验田”,就能带动其余,推动全社会良好风气的形成。
  其次,要正确认识师德建设与学校管理的关系。管理学者莫纳汉指出:“每个社会问题最后都能通过管理职能的某种方式求得解决。”学校管理与师德都建立在教育人与培养人的基础上,两者共存相依,互补互动。师德修养是学校管理的重要基础,是学校管理的灵魂与支柱,学校管理者具有优良的师德修养,就会矫正校风和行风,为学校发展提供推动力。学校管理是师德修养的必要条件,是教师道德形成的保障机制,管理者的伦理精神对教师道德修养是一种导向,学校管理若漫无边际,没有中心,必然导致人心涣散,师德沦落。故,学校管理与师德修养构成一种互动的矛盾的统一体:师德修养是内在的,更重视人性的和谐;学校管理是外在的,在强调情感投入的同时,更强调纪律与制度。
  再次,是教师的定位或价值取向问题,也就是要认识到“人师”和“经师”的关系。《资治通鉴》有一句话,“经师易得,人师难求”,这句话与其说描述的是一种现状,不如说它指出了我们应该努力的一个方向。我们每个教师都应秉承这样的信念:“千教万教,教人求真”,既要“授业”,也要“传道”,做到“道德文章,堪为师表”,不做“教书匠”,争做教育家。做好经师,是做好人师的必要条件。教学是进行思想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基本途径。就是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也包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教育内容。古人说得好,“其身正,不令而从;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教师传授知识时捉襟见肘,或者自身道德卑微,在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时,必然是软弱无力的。
  第四,从师德建设的途径来看,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好“自律”与“他律”的关系。师德建设包括自律和他律两个方面。师德作为教师的行为规范,主要依靠教师在师德修养过程中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觉悟;一个师德高尚的教师必定是一个自觉进行师德修养的人。师德修养首先必须强调“内修”与“慎独”,它是一个由“外”向“内”不断转化的过程;没有教师“内省”的作用,师德建设就难以落到实处。但是光靠教师的“内省”或“自修”还是不够的,还必须发挥“他律”的作用。他律就是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教师教育机构以及教师所在学校组织的师德教育或者制定的规章制度。教师应认真按照《教师法》、《教育法》、《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等反躬自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通过不断的自警、自励,不断达到新的道德境界。教师只有勤于“自律”,加强自身专业素养和师德修养,才会对自己及所担负的工作有充分的“自信力”,才会带动其他教师及学生的“他律”,才会培植出广大师生的“他信力”,从而形成师生互动的道德建设氛围。
  第五,从师德建设的直接目标来看,必须处理好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师德是调节教师与他人、集体及社会相互关系的行为准则。加强师德建设对教师的教育教学起着导向、动力与保证的作用,也有助于教师正确认识和处理自己与学生、家长、学校、社区以及生态环境的利益关系。师生关系是教师工作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种关系,是影响教育活动效果的关键因素,也是师德内容中的一项最主要的内容。现代教育应由以教师为主体转变为以学生为主体,正如叶圣陶所说,“教是为了不教”,并不是说教师可以放弃责任,而是要“授人以渔”,教是为了提高学生的学。师生关系应该“以学生为本”,定位在“民主平等”、“尊师爱生”,教师在教育活动中对学生应持民主、尊重和爱护的态度,应管而不死,严而不厉,爱在其中。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克服各种“权威主义”、“命令主义”,努力营造宽松的学习环境,使教育过程在师生共同合作、相互推进中稳步进行。
  第六,从教育来源来看,必须处理好教师与家长的关系。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有机配合是取得教育成功的关键,从这个角度讲,家长是教师的伙伴和合作对象。大学生大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有较强的独立性,但家长仍然是其最重要的教育者和倾诉对象。维护家长的知情权,以学校的网站、论坛与校报为载体,以学生为纽带,保持学校与家长的相互关注与密切联系,是搞好教育的重要条件。教师和家长应建立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以家长为本”,尊重家长,调动家长教育的自觉性、主动性。建立家校联谊制度,可以保证教师与家长的沟通在平等、尊重的基础上进行,确保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有效配合。
  第七,从教师教育活动集体性与个体性相统一的特点来看,必须处理好教师与同事的关系。随科技发展与学科分化,教育事业已成为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学生的知识增长与人格成长不再是单个教师所能胜任,而是教师集体劳动的结晶。因此,加强教师与同事的团结协作,创建良好的教师人际关系,应是师德的本质要求。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教师往往强调个人的发展及自身利益的满足,很少想到学校的发展及同事的利益;视“团结协作”与己无关,只用作衡量同事道德水平的标尺;或者自视甚高,“躲进小楼成一统”,不与同事交流;或者在学术争鸣上,总想着自己“永远正确”,同事凡事皆错,只想着真理向他靠近,而很少想着自己去靠近真理。更有甚者,在学生面前贬损同事,破坏其他教师形象,恶化其他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既损害了楷模形象,又破坏了教师之间关系,这些都会使学生深受其害,实是同事关系大忌。新时期的师德建设,必须把教师与同事的关系作为师德的重要内容,“以同事为本”,以不损害同事的利益为前提,同心同德抓教育,公平公正促竞争,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培养起“有共同的见解,有共同的信念,彼此间相互帮助,彼此间没有猜忌,不追求学生对个人的爱戴”的教师集体。
  第八,从教师的业务素质要求来看,必得认清师德与学问的关系。作为人类科学的继承者、保存者和传递者,光是具有高尚师德,没有良好的业务素质,要想“以己之昏昏,使人之昭昭”是不可能的。古时的大儒“一物不知以为耻”,与那时的知识储备有限有关。当今是个终身学习的时代,又是个学有专攻的时代。在“专”的基础上尽可能的“博”,是一个值得教师追求的目标;况且现在专业分科细化和专业交叉两种趋势并存不悖,用跨学科的知识和思维来追求专业的精进,是有志于做一名优秀大学教师的必经之路。随着网络对教育影响的逐渐增大,学生获取知识的渠道更加多方位、立体化;教师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满足教学需要,才会不落后于时代、落后于学生。对于学生的“当仁不让与师”,教师应该鼓励,真正做到“教学相长”。新时期的教师不但要不停的学习、追求新知识,还要有钻研精神,发挥实践智慧,做科研型的教师,勇于探索和创新,大胆求异,同时,允许教师有学术上的自由。在提倡创新教育的今天,把教师追求知识、对学问的刻意求真求新作为师德的内容实属必要。
  第九,从师德修养的基本保障来说,要认识师德与法制的关系,处理好依法执教与以德育人的关系。师德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下构建。了解相关法律知识,增强法律观念,形成法制观念,具备依法执教能力,提高法律素养,是提升教师职业道德水平的基础和保证。法律也具有道德性,不同社会的道德规范在一定历史时期也可能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出来。但是既不能以法律来否定道德在师德修养中的主导作用,也不能以道德来取代法律对于师德修养的重要功能,二者必须紧密结合,交相为用,使师德规范成为实实在在、切实可行、具有强而有力的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不过,依法执教与以德育人,是教育过程中相对独立的各有特定要求的两个方面,不能相互替代。以法代德会降低师德修养水平的要求,而以德代法,学校的德育工作与师德修养水平就会因缺少外在的强制性而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最后,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实到“知”与“行”的关系,也就是说,师德建设的重要性都说得很清楚了,最终还是要落实到行动上,正如古人所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孙中山早年认为知难行易,在革命多次受挫后,才认识到知易行难。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本名陶文睿,后改成陶知行,寓意知行难,后来在实践中发现知难行易,才又倒过来,改成陶行知。不管行之难易,总要“行”才行。当前社会价值取向分野,但教师的身份认同却还是需要明确的。爱岗敬业是所有行业中都应当遵守的公共性职业道德准则。教师应忠于职守,乐于奉献,心甘情愿地在这一行业扎下根来,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事业中去,一切为学生着想,一切对学生负责,以身作则,做好“人师”与“经师”,担当好人类文明的接力棒。
  以上所谓十大关系,只是大体而论之,思虑未周处,只得俟诸来日补正了。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医科大学委员会党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7 Inner Mongolia Medic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