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学校首页 | 机构设置 | 思政教育 | 理论学习 | 精神文明 | 民族团结 | 普法教育 | 师德建设 | 新闻网 | 学习园地 | 学习资料 | 下载专区  

解放思想与大胆——解读肖雅瑜同志之文


摘要:
  四个观点在不同情况下分别成立,各自构成一根理论轴,每一轴是一维,从而组成了四维。

  株洲市委书记肖雅瑜同志在光明网发布的《解放思想是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内在要求和精神动力》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提出了新颖的见解。我是光明网的网友,而他又是我们的父母官,见到此文,总有一些亲切之感。
  这篇文章将解放思想提高到一个新的理论高度认识,认为“解放思想是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内在要求和精神动力”。这没有一定的实践作保障,没有一定的理论功底是不可能达到这一认识的。从中国的社会实践分析,解放思想的过程就是不断开动脑筋、不断进步的过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否定之否定就包括了不断解放和不断进步的理论。
  先进性包含品德先进和时代要求的先进,从局部角度认识,品德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时代要求的变化而变化,随自身能力的变化而变化,凡违背这两个变化的品德,就不是先进的,就得解放。但是,品德也存在一个总原则,肖雅瑜同志的这篇文章谈到品德先进问题时指出,“不断地为人民幸福去‘顶’去‘拼’,始终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就高度囊括了共产党人对品德要求的基本原则。
  可以说,解放思想是实行先进性的根本措施,先进性是标,解放思想是本。没有思想的解放,就无从谈及先进性。先进是什么?它与落后是相反的,要先进,就得从以往陈旧的观念中解脱出来,否则就会落后。这仅仅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认识,若从自我价值来权衡,老是以“我”为轴心,那是毫无能耐的光棍之所为,他们的能力就只能保证自己的生存,自我价值就只能圈定在“我”这一轴心上。价值圈的大小,反映出一个人的能力大小,能力越小,价值圈就越小,能力越大,价值圈就越大。因此,共产党人的先进性的第二重含义是,价值圈的不断扩大。毛泽东同志曾经在《反对自由主义》一文中指出过自由主义的表现形式之一:“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把一个共产党员混同于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实际就是高位低能的反映,也是思想没有解放的表现之一,价值圈停留在最初的基点上。一句话,他们不知道变通,以为自身还是光棍一条,以为自我价值还是在家庭圈子上。那些贪官污吏和严重的个人主义者的可悲就在于价值定位的低层化。
  我们谈解放思想,决不是盲目的大胆。无疑,办任何事情,需要一定的胆识,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人,只能说是懦夫,是庸才。胆量中就一定涵盖着盲目性吗?那不见得。青年时代的毛泽东,胆识超群,共产党还没有成立之时,就有推翻旧政权的雄心。但这一胆识是建立在苏联革命的成功和对当时国内时局的分析基础上的,是建立在关心占绝大多数的弱势群体基础上的,是建立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基础上的,是建立在民心思反的基础上的。缺乏这些基础,缺乏这些指导思想,胆子越大,跟头就栽得越大。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个别现象,是以偏概全,现在要发展科技、发展经济,还得靠碰运气,碰运气的过程就带有盲目性。 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我们的经济活动中哪一样不要经过市场调查和综合分析?至于结果的失败与成功,都在于市场调查和综合分析的深度和广度。深度和广度越透彻,成功的概率就越大,否则就越小。至于科技研究,自不待言。一个老大粗就无法从事科学研究,什么原因?缺乏基本的理路和学识。也就是说,只有首先在理论上和客观条件上论证了研究的可行性后,而后才去进行探讨,就能防止其盲目。我们的宇宙飞船为什么没有设计到太阳周边的运行?不但理论上通不过,客观条件也不允许。如果你要设计一个这样的方案,那就是盲目。当然,小的失败是应该允许的,因为人类在认识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的过程中,总是由幼稚到成熟的,总要有一个过程。这似乎是矛盾的,其实不然。这就关系到一个哲学问题了,即微观与宏观(局部与整体)的问题,实践与理论的问题。这种对立,哲学上称之为悖论,也叫二律背反,西方人似乎将其视为矛盾法则,但据本人研究,它们之间只是构成对立的认识,并不矛盾,关键是存在对立的概念。整体与局部是对立的,理论与实践也是对立的,由此组成四个对立认识:立足整体的理论认识和立足局部的理论认识,构成了两个认识点,再由两个认识点组成两组对立的认识。对实践者来说,整体上必须有充分的把握,局部的过程又必须大胆,这两种认识是对立的;对理论家来说,他们考虑的是整体的理路,要做到功成名就,必须有新的理论出台。他们的贡献也就体现在新的思维方式、新的观念上,只有闯出一条新路,社会才会带来根本性的进步。但不是实践,这些理论能否成功,首先靠的是理论论证,而后才在小范围内进行摸索、检验。论证的每一个环节是来不得半点冒险的,整体的创新与局部的严密又构成一组对立认识。从而组成四组对立认识:理论家强调整体的创新与局部的严密,实践家认可整体上要有充分的把握和局部的过程的大胆。这就是对立思维。这四个观点在不同情况下分别成立,各自构成一根理论轴,每一轴是一维,从而组成了四维。作为社会实践家来说,整体上要求慎重又慎重,不要去当“追新族”,不要另立一套理论,但在实践的过程中,必须从跌倒中爬起来,改变以往的思维模式,重新再来。笔者反对“盲目的大胆”就是指对事物整体的把握,对整个大政方针的把握,对关系到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命运的大事的把握缺乏社会基础和理论论证。因此,解放思想决不是盲目的大胆,它得在把握整体的可行性基础上大胆地迈出第一步,或者说,必须在大方向正确的基础上谈大胆,才是真正的解放思想。
  肖雅瑜同志提出的“更新观念”,“闯出新路”,我们就应该从对立的认识来思考,尤其要注重理论界与实践界的对立分析问题。他提出的“创新”和“解放思想”就包括了理论界的宏观创新和解放思想,包括了实践界的微观创新和解放思想。
  那种死抱几千年来的陈旧思想包括陈旧哲学观的人,不可能具有胆识,无从谈及解放思想。为什么?他们的思想是僵化的,总以无名来衡量人生的品德,总以为过去的东西是好的,对新鲜的事物总是不顺眼,总是摆出一副痛苦的模样,甚至说你搞新的一套是在出风头,是在作秀。他们对出风头、作秀这些字眼总是带有贬义的。竟没想到,大凡事业上有建树的人,哪个没有新的学术、新的功劳,哪个不极力宣传自身的理论,自身的贡献,你不宣传,人家何以知晓,怎么能名声在外?如果说为了出名就是作秀的话,那么,这些人真是作到了家。因此,解放思想,也应包括对旧的名利观的解放。

【来源】《光明网》   上传时间: 2005年


 

版权所有:中共内蒙古医科大学委员会党委宣传部
     Copyright © 2007 Inner Mongolia Medic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